金門大橋  

河,從不試圖抓住流過的水。 

我們穿越時間而旅行,都在途中掙扎於能帶走甚麼、要留下甚麼;不管丟下任何東西都無比艱難,但若不丟,我們將被自作自受的重量壓垮。 

河是個好典範。河流並不擁有奔騰而過的水,但與水的關係又無比親密,畢竟水的力道決定河的形貌。我們所愛的一切也是如此。抓緊最重要的東西並沒有太大的意義,因為我們的模樣早已被它們慢慢形塑。 

試圖紀念心情,是為了讓沉睡於體內的強烈感受得到釋放。有時候書本、卡片、貝殼或刺乾燥花確實有釋放心情的效果,但更多時候我們攜帶太多,超過所需,不願意相信這些小東西所代表的意義早已存在心中。

最終,我們能送給自己的最實用的禮物就是:將生命打開,一如河流向水打開。

 

 

●握住一個對你有意義的紀念品,冥思它釋放出來的感覺。

●留意這份感覺住在你體內的哪個部分。

●對你而言,這份紀念品擁有多少生命?

●你為什麼帶著它?

 

 

(節錄自:每一天的覺醒,Mark Nepo 木馬文化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樹安歇

瀞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