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D 

一根鐵管砸到舞者的腿,逼迫他開發其它潛能,而失手讓鐵管掉落的工人也因而成了熟練的殘障看護。一位朋友發現自己長了腫瘤,遂開始與鬱金香對話,過世之後他的護士種出了一整片花園。 

事物破碎與重組的速度,超乎我們的應付,但我們總能超越極限,在錯誤中成長。我們會繼續犯錯、但我們總是因緣超越了碎裂。這樣的過程迫使我們面對一直不願意放下的那些,學會撒手。 

在我所活過的苦難另一面,現在,我想要在每一陣風中裸身站立,雖然還是害怕自己會碎裂崩壞,但我已明白,這一切都是生之節奏的一環。 

沒有人告訴過我,人心會剝落一如蟒蛇與樹木蛻去舊皮,以力量剝開心,它會哭喊;以柔情剝開它,它會歌唱。 

現在我知道:那些讓我們不敢焚燒真理當作食物,讓心誤以為可以在曠野中躲藏,讓我們四處張望卻遍尋不著本心的種種,都是遠離生命的煙霧;而那些讓我們不斷回返、不斷昇華,用稻草、心痛與虛空建造成家園,以最初始的眼光探看世界的灼熱,都是使地球繼續繞行太陽的泛青火光。

  

●點一根蠟燭。靜靜坐著,注視火焰中的藍,冥思你執著不放的失落,也許是一個死者,或者離開了你生活的人,也許是一份蒸發的夢想。

●從環繞這份失落的眾多感覺中,濾出一份值得留存的細節。這人用過的一隻筆,可以代表他的一本書、一張心愛的椅子、一段樂曲或者一套整理花園的工具。

●將這份細節放進心裡,望著藍色的燭芯火焰,冥思你從這份失落中得到的禮物。

●運用這份細節,幫助自己建造當下眼前的東西。

●事著浸入那些從失去中保存下來的事物。

●用舊的來建造新的。

 

(節錄自:每一天的覺醒,Mark Nepo 木馬文化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樹安歇

瀞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