樹  

很多人會被父母養育成一種承受他們的悲傷的載體。這些孩子通常是生性特別敏感或是兄弟姐妹中最心軟的,他們被選來處理那些別人不處理的事。這是奇怪的命運。 

我就是這樣的孩子。從小我就常被說是太敏感、太情緒化、太愛作夢。長大一點,人生的難關降臨我家一如降臨其它家庭,我就是那個跳出來代替其他麻木的家人感覺著一切的人,扛起全家人的悲傷。但我的這種感覺能力不曾獲得重視或認同。

我是逐漸才能瞭解到,分享別人的痛與承受別人的痛,這兩件事有極大的分野那些身陷苦痛的人,往往將別人的關愛當作擋箭牌,以此擋掉他們其實應該感受的東西。就像暴風雨時雷電劈入地面那樣,他們誤把自己的傷痛丟給別人承受。大多時候,我們要求別人接住我們的憂傷和苦楚,只是因為不敢要別人在我們受傷時接住我們。

我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,困惑於我的哪些感覺確實是我自己的,哪些感覺是繼承而來的。像我們這樣的人,總以為自己必須對別人的情緒負責。 

分辨甚麼是自己的而甚麼不是,這是非常細膩的覺察功課,而且沒有做完的一天。若我們無法與自己和諧共處,就必須與他人相依為命;這樣一來,我們就必須等到身邊的每個人的情緒都得到照顧了,才能感到平靜,但這不是出於慈悲之心,而是要這樣做才能卸下我們背負的悲傷。如果往另一個方向反彈,我們會選擇孤立,這就不僅失去對他人的關懷,甚且麻木了自己。

 

我們應該做的是,在心裡製造一個恰當的入口,既不把他人的感覺封閉在外,又可以接收自己應當感受的深層情緒。雖然我們在無形的訓練之下變得擅長承擔他人的傷痛,但我們被給予的那顆心本身足夠柔韌,足以將我們帶往風中,聽風低語: 放下,鬆手,世界將會承擔你們。

 

●如果你身為人父母,想一想如何與孩子分享感覺。如果你擁有情人,想一想如何在愛情裡分享感覺。如果你擁有知己,想一想如何在友誼裡分享感覺。

●冥思你最近一次如何跟上述關係中的某個人分享傷痛。

●透過這個經驗,誠實地看你習慣如何分享。看看自己是否企圖轉移或卸下傷痛,或者只是要說出自己的煩惱。

●回想你在分享時的心情。你想要那種從壓抑轉為輕鬆的感覺嗎?或是你想要所愛的人讓你感覺好一點?分享過後你覺得與自己更親近,還是更疏遠呢?

●如果你認為你把自己應該承擔的東西交給了他們,去找他們,感謝他們幫你扛住悲傷。把悲傷從他們心頭拿開,取回來。反過來,要求他們扛住你。

(節錄自:每一天的覺醒,Mark Nepo 木馬文化)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樹安歇

瀞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pp0e14
  • ﹂led大﹍賣﹉場○全面~批﹉發〇價﹌

    01.hk/aloha/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