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鉛筆  

眼睛可以看見共同擁有的,也可以只注視差異。心靈可以感受萬物的連結,也可以一再重播自身的傷痕。口舌可以讚美微風,也可以警告暴風,可以讚美海洋,也可以恫嚇洪水。

不是說世上沒有不同,世界本由多樣性組成,只是,「不同」對我們造成的控制以及我們對「不同」抱持的恐懼,使我們無法真正感受恩典。

矛盾的是,萬物都透過自身的獨特性觸碰同一個中心,就好比沒有兩個人是一模一樣的,但人人都呼吸著相同的空氣。

當我們被幻象所欺,誤認為某個造物更優於他者,就等於在生命的奇蹟裡移除了自己,落入公元六世紀的智者僧璨所言的心靈惡疾:徘徊在「想要」與「不想要」的決擇,掙扎於支持與反對的戰爭。

 

●點一根蠟燭,靜靜坐在一扇窗前。

●放鬆心靈,深呼吸。

●覺察映入眼簾的諸多不同事物:樹、風、雲、震動的窗、走過的人。

●注意那支蠟燭,以及從中生出的靜默火焰。

●沉靜呼吸,想像同樣的靜默火焰在你所看到的事物內裡升起。

 

(節錄自:每一天的覺醒,Mark Nepo 木馬文化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樹安歇

瀞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